>

王滨履新中国人寿集团董事长,出任国寿股份新

- 编辑:betway必威官网注册 -

王滨履新中国人寿集团董事长,出任国寿股份新

  来源:慧保天下

图片 1

  在中国人保、中国太平一二把手调整到位,9月7日,中国人寿集团新一任董事长也终于揭开面纱。杨明生到龄退休,刚刚卸任的原中国太平党委书记、董事长王滨接任,中国人寿集团步入王滨时代。

国寿集团再迎重大人事变动,据『慧保天下』了解,9月17日上午,国寿股份二楼会议室召开会议,国寿集团新任董事长王滨宣布重大人事任命,国寿股份总裁林岱仁正式退休,改由集团副总裁苏恒轩兼任国寿股份总裁一职。

  至此,新一轮保险央企的人事调整工作正式进入高潮阶段,各公司新的核心领导班子一一揭晓:中国人保缪建民搭档白涛,中国太平罗熹搭档王思东,中国人寿则是王滨搭档袁长清,唯一悬念只剩中国信保,新的总裁王廷科已于7月上任,而现任董事长王毅已经62岁,且在该岗位工作已满6年。

9月7日集团新任董事长上任,9月17日任命旗下最重要子公司一把手,国寿集团加速人事布局。

  不过所有这些副部级保险央企当中,最有看点的莫过于国寿集团,一方面,辖下拥有国内最大的寿险公司,一举一动牵涉市场走向,而2018年也注定是其人事大调整年,旗下子公司国寿股份、国寿财险一把手均面临退休;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其面临的情况更加复杂,在转型的关键档口,其与主要竞争对手之间的规模差距却在不断缩小,要规模还是要转型成为摆在掌舵人面前最棘手的问题。

至此,国寿集团以及旗下诸多子公司的人事调整已经基本完成。王滨任集团董事长,袁长清任集团总裁;子公司层面,国寿股份由苏恒轩接替林岱仁出任一把手;国寿财险,据媒体报道,将由原国寿股份副总裁赵立军接替已经退休的刘英齐出任总裁,已经在内部进行公示,尚未最终确认。

  王滨已然60岁,在主政中国太平时期曾有过“三年再造一个新太平”的傲人业绩,如今面对2017年底总资产达3.6万亿元,总保费近5900亿元的庞然大物,其又能否复制往昔“三年再造”的辉煌?

而更早的时候,国寿集团旗下其他子公司的一把手也都已经进行调整,原国寿养老险总裁苏恒轩调任国寿集团副总裁之后,原国寿电商总裁崔勇调任国寿养老险总裁,原国寿财险副总裁章海峰则调任国寿电商总裁。

  当然, “三年再造”还只是一个远期目标,对于王滨而言,或许更迫切的问题是如何调兵遣将,2018年国寿集团旗下主要子公司核心领导干部均到龄退休。此前坊间有传闻称,国寿股份一把手人选已经确认,而另据媒体报道,国寿财险的掌舵人也已在内部公示,并上报。如今随着王滨的到来,国寿股份和国寿财险两大重要子公司总裁人选会不会有变数?

作为中国寿险市场“老大哥”,国寿股份始终背负着沉重的心理负担,要规模还是要价值成为摆在国寿股份一把手面前最迫切的问题,从目前来看,林岱仁显然选择了一条规模与价值兼顾的道路,而苏恒轩又会作出何种抉择?

图片 2

林岱仁退休,四年主政力推三大战略,国寿股份市场份额由急坠转为平稳

  王滨,出生于1958年,1983年开始,先后任职于黑龙江省人民政府商业厅,体改委员会,黑龙江省政府;

2018年9月,老将林岱仁终于完成了在国寿股份的使命,正式退休,迄今,其在保险业服务已经超过30年。

  1990年进入金融行业,出任中国人民银行黑龙江分行办公室副主任,一年后调至总部工作,担任办公厅秘书处正处级秘书、处长;

资料显示,林岱仁1958年生人,其1982年毕业于山东昌潍医学院,之后长期在保险业工作,并逐渐从基层走向高层。

  1993年12月至2000年1月,历任中国农业发展银行筹备组办公室负责人、办公室副主任、办公室主任、江西分行副行长、江西分行行长;

资料显示,他历任中国人民保险公司江苏省分公司人险部副经理、人险处副处长、处长兼南京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等职;1996年至2003年期间,历任中国人寿保险公司江苏省分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党委书记;2003年进入国寿股份领导班子,升任副总裁;2006年11月开始兼任国寿养老险执行董事、总裁;2014年3月,正式接替万峰出任国寿股份总裁。

  其后进入交通银行工作,历任北京分行副行长,天津分行行长,北京分行行长,总行副行长、北京管理部总裁,后又兼任执行董事;

要规模还是要价值始终是摆在国寿股份掌舵者面前的一道两难选择题。2014年,林岱仁接盘国寿之时,国寿股份由于发力转型,其业务规模在3000亿元左右已徘徊4年,市场份额逐步下滑。

  2012年3月进入中国太平保险集团,出任董事长、党委书记直至2018年9月。

对此,林岱仁显然采取了更为务实的姿态,发动国寿股份地位保卫战,先后祭出三大战略:一是个险双领先,即在个险期交以及人力两个指标方面实现领先,二是瞄准大中城市,意图在大中城市“收复失地”,三是县域发展战略,继续巩固在县域市场的领先地位。这其中,个险双领先战略是重中之中,因为在林岱仁看来,代理人数量10年未变,正是导致国寿保费连续4年在3000亿左右徘徊的关键所在。

  国寿大换防

据悉,为有力推进三大战略的实施,中国人寿全面施行对标管理,一些没能按计划实现“双领先”的分支机构领导人,甚至在年终考核当中被一票否决。

  自2012年从保监会副主席之位调任中国人寿董事长、总裁开始,杨明生在中国人寿工作已经满6年。他1955年出生,今年已经63岁,已经达到退休年龄。按照中组部和国资委的规定,原则上,央企领导班子成员退休年龄为60岁,根据情况可以放宽到63岁。

目标的明确以及全面对标管理的实施,激发了国寿内部的斗志,凭借着丰厚的家底,国寿情况开始有所好转。最直接的体现就是人力重新驶入增长快车道:2014年增长9万,达到74.3万;2015年,凭借取消代理人资格考试的东风,代理人数量增至97.9万;2016年更是进一步增至149.5万,重新拉开了与主要竞争对手的差距。

  在此之前的2017年5月,来自光大证券的袁长清已经正式出任国寿集团总裁,而如今,原中国太平董事长王滨又将接替杨明生出任国寿集团董事长,国寿集团新一轮的人事调整至此算是完成了最核心的部分。

不过,在资产驱动负债型险企快速崛起、人身险市场格局的快速变换中,林岱仁终究未能扭转国寿股份市场份额进一步下滑的态势,2014-2017年,国寿股份市场份额分别为26.1%、23.0%、19.9%、19.7%。

  不过,这还只是此轮国寿一系列人事“换防”的开始。2018年是国寿的大换届之年,主要子公司核心领导干部均将到龄退休,例如,国寿股份总裁林岱仁、国寿财险总裁刘英齐均系1958年出生,均已经年满60周岁。

主政国寿股份四年有余,国寿内部人士多评价林岱仁“务实”,似乎在规模和价值之间的平衡中找到了一条出路,改变了增幅不振、队伍发展缓慢的不力的局面,在实现了总保费快速增长的同时,其新业务价值也始终快速增长,由规模主导向续期主导的转变也已经开始。

  此前,坊间传闻,国寿股份新的一把手已经明确人选,为国寿集团某位副总裁;而国寿财险,据媒体报道,也已经确定新的接班人,为原国寿股份副总裁赵立军,此前其任职资格已经在公司内部进行公示,只是暂无下文。

苏恒轩接棒,当年取舍之间与竞争对手鏖战个险渠道,如今更要面对综合竞争大时代

  而更早的时候,国寿集团旗下其他子公司的一把手也都已经进行调整,原国寿养老险总裁苏恒轩调任国寿集团副总裁之后,原国寿电商总裁崔勇调任国寿养老险总裁,原国寿财险副总裁章海峰则调任国寿电商总裁。

国寿股份新一任总裁为苏恒轩。从简历来看,苏恒轩也是一名从基层逐步成长起来的管理者,其1963年生人,1983年毕业于河南省银行学校,之后便进入人保工作,曾任人保河南分公司人险处副处长、科长;1996年国寿与人保分离后,苏恒轩进入国寿系统,先后担任河南省分公司副总经理、代理人管理处处长、营销部经理等职;2003年至2006年间,进入总公司,任个险销售部总经理;2006年进入领导班子,先后出任总裁助理、副总裁,在此期间,主要分管个险、宣传等;2015调任国寿养老险公司总裁。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人事安排都发生在王滨执掌国寿之前,至于之后还会出现哪些变动,尚未可知。

苏恒轩接替林岱仁出任国寿股份总裁,其实早有端倪。2018年,苏恒轩的职务曾多次变动,先是3月,由国寿养老总裁升任国寿集团副总裁,7月,又获批担任国寿股份董事,而此前,林岱仁也正是从国寿养老总裁之位,接任国寿股份总裁之职。

  三年再造新国寿?

苏恒轩在国寿股份主管个险渠道工作的期间,正是国寿股份与平安人寿之间的竞争日益白热化的时间。

  摆在王滨及其国寿同僚面前的并不是一副轻松的担子。值得注意的是,相对而言,王滨也已不再年轻,其1958年出生,2018年正好满60周岁,这也就意味着,如果不出意外,其在国寿集团的任职,最长也只有3年,在主政中国太平期间,其“三年再造”、“三年精品”战略深入人心,而面对国寿集团的3年时间,其又能否破除各种阻力,再造一个新国寿?

当国寿作为市场“老大”,内部还在为到底是要规模还是要效益,要里子还是要面子争论不休,并为保持规模大肆发展银保渠道之时,平安人寿却率先推动业务结构转型,悄然实现了从个团银电向纯个险公司的转型,结果就是个险渠道保费占比越来越高,而银保渠道保费占比越来越低。

  执掌中国太平6年时间,王滨给保险业界人士留下的印象颇为鲜明。

这导致国寿在个险方面的优势愈发不明显,到2010年,平安个险对标之后的期交保费甚至实现了对于中国人寿的首次超越。

  王滨在多个场合反复强调“央企担当”,而这也是他在掌舵中国太平之初,就提出”三年再造一个新太平”的原因所在。知情人士透露,在王滨看来,一个央企,业务规模过小的话,根本就无法体现自身的责任担当。

不过在业务类型和销售渠道上,苏恒轩都曾强调多元化的发展方式。2014年底,针对大资管时代下寿险业公司转型问题,时任国寿股份副总裁的苏恒轩向媒体表示,业务领域应从过去以理财型产品为主向以风险管理、财富管理、延伸增值服务的多样化产品转变,大力发展以保障性为主的风险管理类业务、财富管理类业务,并延伸增值服务类业务,如新农合、新农保、基金型医疗经办等收费型业务;销售渠道应从以传统单一渠道向发达国家的多元化渠道转变,不能仅依赖于银保等渠道。

  2014年,中国太平顺利达成“三年再造”计划,总保费收入、总资产、净利润相比三年前均实现翻番。2018年,王滨卸任前夕,中国太平更是首度上榜《财富》杂志“世界500强”,跻身世界大型企业,为他的6年太平生涯,划下圆满句号。

2015年,苏恒轩调任国寿养老总裁,主导了国寿养老的市场化改革,截至2017年年底,国寿养老在诸多领域依然保持绝对领先优势,不过在一些细分领域,已经被平安养老所超越。

  在重视规模的同时,王滨也非常注重业务品质。2014年“三年再造“计划收官,其随即抛出“精品战略”,立志“打造最具特色和潜力的精品保险公司”,其核心就是要正确处理规模与价值的关系,既保持适当规模,更强调价值成长。

据国寿养老官网发布的信息,企业年金业务方面,截至2017年底,三项资格管理规模突破4300亿元,在养老保险公司中排名首位;其中受托管理业务规模超过2600亿元,居11家法人受托机构首位;投资管理业务规模超过1500亿元,在市场中名列前茅。

  中国太平内部广泛流传的一个段子是,某位高管问王滨“我们到底是要规模,还是要价值?”,王滨的回答是:“如果我只要一样,要你干嘛!”

财富管理业务方面,养老保障产品规模超过1100亿元,其中开放式个人养老保障产品规模突破900亿元,两项规模均居同业首位,成功实现“变道超车”。

  由规模、价值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的王滨出任董事长,对于当下的国寿集团来说,或许的确是最恰当的选择,因为阻碍国寿集团发展的最大的纠结之处就在于“要规模还是要价值”这个问题。不过国寿集团与中国太平毕竟有太多不同,接下来的3年时间,对于王滨而言,注定不会轻松:

在国寿内部人士看来,苏恒轩的到来对于推动国寿股份发展或带来新的思路,作为国寿股份老人,苏恒轩亲眼见证了国寿转型,同时还主导了国寿养老的市场化改革,具有丰富的年金市场和法人市场经营管理经验。对于国寿而言,要想实现个险对平安的绝对领先困难重重,但国寿有自身优势,毕竟是团险出身,苏恒轩如何发挥在个人营销、法人开拓两大市场的经验,更好地发挥国寿总、省、市、县,个、团、银、电的综合优势将成为未来国寿股份的一大看点。

  体量差距甚大,管理难度陡升。截至2017年底,国寿集团总资产已经突破3.6万亿元,而中国太平保险集团总资产尚不足6000亿元,前者是后者的6倍,这种体量上的巨大差异,体现到工作中,就会转换为管理难度的成倍数增加。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拟定发展目标,更重要的是如何保证战略落地,无疑将是王滨掌舵国寿集团后需要面对的首个问题。上百万的内外勤员工,各地机构巨大的差异,公司本身复杂的历史沿革,也都将进一步加剧这一问题。纵观国寿集团过往,也曾拟定不少计划,但就最终的效果却往往出现折扣。

国寿股份新挑战,王滨三年再造+苏恒轩五年任期能否回天再造?

  资质禀赋大相径庭,管理思路如何调整?同为保险类副部级央企,国寿集团与太平保险集团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命运轨迹,这也最终导致了二者在资源禀赋上的大相径庭。太平保险集团始创于1929年,建国后立足香港,主要经营海外业务,2001年方才在内地复业。就像同时期成立的大多数保险公司,太平保险集团的复业从城市开始,先利用银保渠道突围,其后个险渠道方才渐渐壮大,更是以“三高团队”闻名行业。

虽然目前仍排名行业第一,但要执掌国寿股份这头“大象”,显然并非易事。

  而国寿集团则大为不同,寿险公司1996年方从人保独立,一直根植于中国内地市场,分支机构遍布全国各地,近年来,其在中心城市的地位受到更大冲击,但在广大乡村,依然拥有广泛影响力。从渠道发展路径而言,也是先团险,再个险,之后才是银保。

从规模排名上看,国寿的“一哥”宝位其实并不是坚不可摧。在2017年开始的行业大转型中,国寿保费增速大滑坡,一度让市场怀疑将被平安超越。2018年1月,国寿的原保险保费收入只有1268.00亿元,同比增速为-21%,而平安的原保险保费收入为1152.22亿元,同比增速为21%,距离中国人寿只剩下不足120亿元的差距。虽然随后几个月国寿保费增速有所改善,但与平安的增速仍然相差甚远。

  资源禀赋上的巨大差异,意味着于中国太平有益的一套方法论,对于国寿集团却未必奏效,加上时移世易,保险市场已经不再是6年前的保险市场,对于王滨而言,一切都需要重新开始。

除了“老二”的紧追不舍,从总体上看,国寿的市场份额近几年也明显萎缩。2015年前后,一批资产驱动负债型险企崛起,快速攫取市场份额,2012年还明确表示要确保寿险主业“三分天下有其一”,到2017年底,其市场份额却仅剩19.7%。

  国寿股份要规模还是要价值?市场地位于国寿股份而言,一直是最鲜明的政治红线,只是相对于格局僵化的财险市场,寿险市场总是充满变数,随着资产驱动负债型险企崛起,快速攫取市场份额,国寿股份市场份额在过去数年快速下降。2012年还明确表示要确保寿险主业”三分天下有其一“,到2017年底,其市场份额却仅剩19.7%。

从业务结构上看,其转型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根据国寿的半年报,2018年上半年,虽然狂砍银保渠道趸交保费500亿元,市场份额也有所回升,但很明显,其新单期交大部分都来自三年期及以下产品,这意味着,市场份额下滑的痛苦只是暂时缓解,未来,其依然面临艰巨的转型业务。 10天前刚刚上任的国寿集团董事长王滨曾经在太平打过一场“三年再造”的漂亮战役,由此不禁让诸多业内人士对于其“三年再造”一个新国寿有所期待。在“既要规模又要价值”的王滨指挥之下,以及“全面发展型”的苏恒轩执掌之下,国寿股份这头“大象”能否回天再造,还需拭目以待。

  市场地位至上,又面对主要竞争对手的穷追猛打,国寿股份转型一再延后。2018年上半年,其虽然狂砍银保渠道趸交保费500亿元,市场份额也有所回升,但很明显,其新单期交大部分都来自三年期及以下产品,这意味着,市场份额下滑的痛苦只是暂时缓解,未来,其依然面临艰巨的转型业务。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慧保天下。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如何使寿险主业在保持市场地位的同时,实现业务价值的显著提升,平衡好规模与价值的关系,显然正是对于国寿集团以及国寿股份新一届领导人最大的考验。

  国寿财险如何突破增长瓶颈?相对于寿险市场的风云变幻,财险市场格局相对稳定很多,但这也意味着,一家险企一旦发展至一定程度,则很难进一步突破,国寿财险显然已经陷入了这样的僵局。

  如下表所示,自2016年底成立以来,一直到2012年,国寿财险一直保持同比40%以上的增速,市场份额也快速增至4%以上,但自2013年其保费收入突破300亿元开始,保费收入增速骤降,保费收入瓶颈开始显现。到2017年,其保费增速更是降低至10.85%——这是其自成立以来首度出现保费增速低于行业平均增速的情况,市场份额也因此首度出现负增长。

图片 3

  银行业务如何整合?杨明生主政国寿集团6年时间,最大成绩莫过于成功收购广发银行,推动国寿集团朝综合金融集团迈进一大步。然而,如何充分发挥广发银行的优势作用,将其业务与国寿集团原有业务进行深度整合,进而提升国寿集团整体协作能力,无疑还有很多路要 走,收购的成功仅仅是一个开始。王滨与杨明生经历类似,同样有着长期的银行工作背景,这种跨行业的经历,或许会给国寿集团作为一个综合金融集团的发展带来不一样的视角。

  盈利能力如何提升?2018年《财富》杂志500强榜单显示,国内保险集团中,中国平安2017年营业收入1441.97亿美元,国寿集团营业收入1202.24亿美元,从业务规模来看,二者还处于同一个量级,但从利润总额来看,国寿集团却远远落后于中国平安,前者只有2.67亿美元,后者则高达131.81亿美元。就连营业收入远远低于国寿集团的人保集团,2017年利润总额也有23.82亿美元,远高于国寿集团。包袱重、成本高、盈利能力不足,成为国寿集团最真实的短板之一。

  科技国寿怎么破?纵观国寿集团主要竞争对手中国平安,科技能力已经成为其最鲜明的标签之一,也已经成为其持续健康快速发展的重要保证因素。对于庞大的国寿集团来说,要想保持竞争优势,弥补科技短板迫在眉睫。

  杨明生主政国寿集团期间对此高度重视,除收购广发银行之外,其另外一项贡献就是主导构建了“新一代”系统,从顶层设计上对中国人寿进行了全面业务流程再造,国寿e店、国寿e宝两大平台更成为“新一代”建设的核心产品。杨明生曾对其予以高度评价:“中国人寿发展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件大事,是决胜未来的奠基性工程,彻底改变了寿险公司的信息技术面貌。”

  在这一点上,王滨与杨明生“英雄所见略同”,他也高度重视技术在保险公司发展中的作用,2017年也曾提出“科技太平”的口号。入主国寿集团之后,“科技”也依然会是其所须面对的重大议题之一,如何定位,如何落地,都直接关系未来发展。

  整体能否上市?国寿集团全称是中国人寿保险(集团)公司,没有“股份”二字,其目前是财政部辖下央企中唯一一家尚未实现股改的企业,集团整体上市也因此一直延宕不前。究其原因,上世纪90年代由于大量销售高预定利率产品造成巨额利差损,其后为推动国寿股份上市,遂将该部分业务剥离至国寿集团,形成了每个月监管保费收入表中都可以看到的“国寿存续”。此举解决了国寿股份的上市的难题,却成为集团整体股改上市的“绊脚石”,且一直牵绊至今。在王滨时代,国寿集团心心念念的整体上市会实现吗?

  对于王滨个人而言,能够掌舵国内最大的保险集团之一,无疑是对其过去6年工作的最大肯定,然“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未来3年,其面对的困难也将超乎以往。国寿的庞大、国寿的复杂,国寿的沉重,考验着其政治智慧,战略能力以及管理水平。按照王滨在中国太平的行事风格,中国人寿究竟是要规模,还是要价值或许很快就将见分晓。

  命运车轮转动,国寿集团的王滨时代,来了。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责任编辑:张文

本文由betway必威官网注册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王滨履新中国人寿集团董事长,出任国寿股份新